【投资了】整体“失声”的音乐综艺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进入第四序度,音乐综艺市场格外冷清。

《蒙面唱将猜猜猜》进入第四序后,仍未在综N代的疲软期找到突破;将费玉清、那英、李克勤、肖战、宁等新老歌手聚合在一起的《我们的歌》,只管口碑不俗,但热度上始终差焚烧候;

【投资了】整体“失声”的音乐综艺

《嗨唱转起来》虽然兼具综艺感和娱乐性,但却成了《蒙面唱将猜猜猜》《我要上春晚》《偶滴歌神啊》等节目的大杂烩;《这样唱好美》则定位模糊,画风迷幻……两档节目都陷入口碑、热度双低的事态。

音乐综艺在第四序度整体“失声”,除了缺少创新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之外,实在也反映出音乐综艺正在走向新的岔路口。

一方面,圈层化的生长趋势已经笼罩整个综艺市场,音综未来的生长偏向是音乐+、是深入更多圈层领域;另一方面,音综的高曝光度逐渐成为造星、艺人翻红、网红“镀金”的一种渠道,在迈向生态化生长之后,也逐渐变为造星产业链的一环,掺杂了更多的功利性。

更主要的是,音乐综艺在扩大音乐流传度上的影响力正在受到短视频平台的袭击,受众市场接受音乐的形式逐渐从影视综等长视频前言向短视频前言转变,短视频的流传模式放大了“洗脑神曲”、口水歌的传唱度,进一步袭击着音乐综艺的市场。

“大杂烩”的音乐综艺,失掉了自身的怪异征

现在正在播出的几档音乐综艺中,险些都能找到其他综艺的影子。

《我们的歌》:新老组合版的《歌手》。

从网友反馈来看,《我们的歌》的整体口碑并不差,这主要得益于节目接纳了一种相对平安的模式。

费玉清+许魏洲、李克勤+周深、任贤齐+刘宇宁,无论新老歌手,都是实力型唱将,年轻歌手在舞台履历厚实的老歌手的率领下,整体出现出的舞台演出都不差,这也是支持节目口碑的焦点因素。

然则,《我们的歌》没有突破,演唱经典老歌、专业的歌手匹敌、差异年月的观众划分……都是很常见的模式。

纵然差异年月是《我们的歌》着重突出的点,但歌手的年月组合和观众的年月划分是割裂的,每队组合获得的投票并没有给出详细的年月支持率,歌手的演出有没有突破各个年月受众群也没有出现出来,可以说在焦点点上没有打透。

《嗨唱转起来》:转盘上的“我要上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嗨唱转起来》是由罗志祥和主持的节目,又有大、两位常驻嘉宾,综艺感和娱乐性已经大过了音乐自己。

参赛嘉宾有素人,也有王一博、凤凰传奇等艺人,在未露脸演唱之前,由于参赛嘉宾的未知性,节目现场有几分《蒙面唱将》的味道。之后的演出,在90秒内由现场观众支持率决议参赛者去留,又很像《我要上春晚》的舞台。

《这样唱好美》:KTV版《金曲捞》

《这样唱好美》是一档聚焦选拔“最玉人声”的一个选秀综艺,评委也请到蔡琴这样级其余专业歌手,选手演唱中也不乏高水平的演出。

不外,节目定位相对模糊,选手分组包罗演艺组、歌手组、妈妈组、职场组、高校组和网络达人组,分组之间有交织,尺度相对不清晰。再加上节目焦点是传承经典,划定演唱老歌,字幕接纳KTV模式,且用到大量的近景镜头,观众视觉没有被拉开,容易发生疲劳感。

可以看出,几档音乐综艺都没有跳出已有的节目模式,这也是音乐综艺市场生长至今,整体面临的局限性。行业的创新空间确实越来越小,但节目出现出的拼集感和制作上的搪塞感,则露出出行业的生长惰性,这才是节目热度难有转机的要害所在。

造星、翻红、“镀金”,功利性越来越凸显

音乐综艺在整个综艺市场占有着很大的比例,整个生长历程中有几个主要节点。

《快男》《超女》的时代开启了草根选秀模式;《中国好声音》则以只看声音,不看其他舞台因素的特点打开市场;《歌手》让专业歌手同台竞技;《中国有嘻哈》险些以一己之力撬动整个嘻哈市场;《明日之子》则与《偶像演习生》《缔造101》等音乐选秀综艺的变形节目一起,打开了互联网选秀时代的大门……

在这个历程中,一方面,音乐综艺圈层化的生长态势越来越显著,尤其是在《嘻哈》之后,音乐综艺进一步走向电音、乐队等圈层。但现在播出的几档音乐综艺都没有走圈层化的蹊径,在受众定位上并不清晰。

另一方面,音乐综艺对艺人的价值赋能越来越受到市场认可。

李宇春、宇、吴莫愁、张碧晨、毛不易……音乐综艺的每一次生长,都随同着壮大的造星实力;而赵雷、彭佳慧、张韶涵等再度进入民众视野,则让观众看到音乐综艺推动专业歌者翻红的能力。

这种影响力原本是音乐综艺的一种价值,但现在则更多地成为一种功效。

《这样唱好美》的舞台上,《陈情令》中饰演师姐的宣璐,第一次以唱歌的形式演出,由于不善于而全程高度主要;2009年的超女冠军江映蓉也泛起在了该节目的舞台上,两人延续曝光度或翻红的意图相对显著。

此前,在扎堆泛起的互联网选秀综艺上,一些演习生只训练一两个月,甚至十天就登上舞台。李宇春曾在担任《明日之子》的导师时发生过退出节目的想法,她对经纪人直言:“这些选手们纯粹是为了功名利禄而加入节目,他们基本就不热爱音乐!”

这种功利性也逐渐伸张到了网红圈,坐拥2000万粉丝的兔子牙加入了《嗨唱转起来》;在抖音走红的刘宇宁加入了《我们的歌》;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加入了《马上电音》;《这样唱好美》开拓了网络达人组等。

网红通过加入音乐综艺“镀金”,能够快速获得专业性方面的评价,缩短从网红到歌手的距离。

除了参赛者各怀目的,一些节目在影响力扩大之后也不再纯粹。《中国好声音》就一再被曝出疑似选手花钱买晋级的内幕,节目从第一季至今,整体演出质量下降,也在加剧着相关传言的可信度。

【投资了】整体“失声”的音乐综艺

此外,随着海内造星产业链逐渐完善,一些艺人、经纪公司、节目方同处一个利益系统之下,综艺也只是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生态化的生长趋势在一定水平上影响着音乐综艺自己的纯度。

短视频入场,音乐流传渠道更迭

音乐综艺已经成为不少歌手一条主要的曝光渠道,这条曝光渠道也在影响着音乐自己的流传度。赵雷的《成都》、马頔的《南山南》、毛不易的《消愁》等,都是在音乐综艺中演唱之后向全网伸张。

从音乐综艺现在的生长情形也可以看出,《我是唱作人》《这就是原创》等节目聚焦原创音乐,《中国音乐通告牌》《由你音乐榜》则专注于打歌,两个生长偏向都是在挖掘音乐综艺对音乐流传度的影响力。

国际唱片业协会宣布的《2018年音乐消费者洞察讲述》数据显示,全球有86%的用户通过音视频流媒体听歌,其中52%的人通过视频的方式收听音乐。

由此可见,通过视频听歌已经成为消费者收听音乐的一种主流形式,这也是音乐综艺的生长空间所在。然则,在海内,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快速生长,短视频在盛行音乐流传中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忽视。

《学猫叫》《纸短情长》《你笑起来真悦目》《沙漠骆驼》……每年高传唱度的作品越来越多地出自短视频平台,《学猫叫》更是成为Billboard Radio China年度十大华语金曲奖之一。壮大的影响力之下,吴亦凡、宏、蔡徐坤等艺人也将短视频平台作为新歌宣传,甚至首发平台,可见一斑。

住手现在,抖音的日活到达2.5亿以上,月活5亿,快手的日活也在2亿以上,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最具影响力的音乐流传渠道,这在无形之中压缩了音乐综艺的受众市场。

《这样唱好美》《嗨唱转起来》等越来越多的音乐综艺,迎来从直播、短视频平台走红的歌者,也折射出音综对短视频平台流量的兼顾。

然而,短视频平台走红的“洗脑神曲”在音乐专业性上相对较低。鹿先森乐队在加入《乐队的》时,演唱了成名曲《东风十里》,只管这首歌的网络流传度很高,但在乐队的创作系统内,却处在小看链的底端,这也是短视频口水歌的普遍处境。

相比之下,音乐综艺的整体生长偏向则是在不停地强化音乐的专业性,包罗种种圈层类、原创类及部门选秀类音综皆是云云,更高的门槛之下,音乐综艺在音乐流传度上的影响力还将进一步受到短视频平台的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