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市投资】独家|龚虹嘉:每一笔投资,我都不介意等上10年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江湖从来不缺少的传说。

这位中国最牛,依附着对的投资斩获了超25000倍回报,写下了中国创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今年前10个月,龚虹嘉又低调收获了两个IPO——泛生子和芯原股份。

静水深流,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是一位华中科技大学校友对龚虹嘉的评价,也是对他的普遍印象。已往几年,龚虹嘉鲜少公然露脸,堪称中国最神秘投资人之一。

国庆长假前夕,投资界独家专访了龚虹嘉。当天采访时间原定在下昼3点,不外途中会媾和创业者造访接踵而来,采访时间改到了4点,随后又调整到4点半。这位55岁、身家670亿的大佬,至今依然忙碌在投资一线。

【株洲市投资】独家|龚虹嘉:每一笔投资,我都不介意等上10年

这一次,龚虹嘉罕有识聊起了海康威视的减持争议,还分享了已往五年的投资结构——从土壤治理到生命科学,围绕着康健大主题投了30多家公司。“在我投的项目里,基本十年能有一个效果都算对照快的。”短期的财政回报,已经不太在龚虹嘉的思量局限内了。

一笔投资回报25000倍

今年,龚虹嘉悄悄收获两个IPO

提起龚虹嘉,一定绕不开中国创投史上最经典的一笔投资——海康威视。近年来鲜少公然露面的龚虹嘉,却由于减持海康威视而一再成为焦点。

2020年9月初,龚虹嘉再次减持海康威视:通过竞价生意方式完成9344.85万股的减持,股份削减1%,实现退出约37.37亿元。没有意外,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天使投资人再次引发关注。

龚虹嘉已经习以为常。在他看来,每次减持的比例很小,不值得大惊小怪。正如最新这笔减持完成后,龚虹嘉仍持有海康威视12.43%股份,按10月9日市值3565亿元盘算,剩下的股份价值依然高达443亿元

大略算下来,这一笔二十年前245万元的投资,现在收益跨越了600亿元,回报高达25000倍!即便放在全球局限内,这样的投资案例也是屈指可数,注定被载入创投史册。

“收获2万五千倍回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龚虹嘉淡淡地归结为运气,“我以为我算是中国运气最好的天使投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从大学念书、事情、创业、到做天使投资人,甚至包罗授室,都是在一个异常窄的圈子内里举行的。几十年来,数番来往返回,我都和这几十小我私人发生着种种联系。人生这么多的大事都在一个专业班上完成,而且还从与班上同砚互助赚得自己第一、二、三桶金。”

1986年,龚虹嘉从华中科技大学结业。而海康威视的首创人陈宗年、胡扬忠,都是龚虹嘉华中科技大学盘算机系的同砚。2001年,出于对同砚创业激情和理想的支持,仗义的龚虹嘉没怎么计算就出资245万一同确立了海康威视,没想到日后会收获云云高的回报。

谈及母校,龚虹嘉曾十分感伤,“能够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工学院),能够获得大学先生同砚和校友们的信托和热心相助是我青年时代最大的财富,是他们辅助我达致今天的人生高度的。”

实在,海康威视只是龚虹嘉生涯里亮丽的一笔,但并非所有。早在1994年,那时就职于深圳一家国营单元的龚虹嘉与同事告退下海,确立了德生收音机,后者至今仍是中国驰名商标。

厥后的德康通讯更为人熟知。1995年,龚虹嘉和互助同伴在杭州确立了中国第一家开发手机即时计费系统——浙江德康通讯手艺有限公司。三年后,德康通过置换股份与的亚信公司合并。2000年5月,亚信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第一家赴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概股,这是龚虹嘉人生第一次通过公司上市退出的公司。至于2017年上市的富瀚微电子,则是龚虹嘉继海康威视后又一个回报超千倍的案例。

进入2020年,龚虹嘉低调收获了两个主要IPO——肿瘤基因检测企业泛生子和芯片企业芯原股份。其中,龚虹嘉是泛生子的天使投资人之一,这笔投资回报超百倍;而龚虹嘉通过富策团体对芯原股份间接持股,现在仍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停止2020年10月10日,55岁的龚虹嘉依附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70亿)财富值位列中国富豪榜第39位。

隐秘投资疆土:

这几年,龚虹嘉在投什么?

“我现在做的事情,可能对你们来说生疏了一些。”聊起最近几年的投资结构,龚虹嘉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投资界梳理其已往六年的投资疆土发现,龚虹嘉的身影逐渐淡出安防产业,转而聚焦一些“冷门领域”:从干细胞、基因、中药材到土壤治理,其结构之深、之广令人讶异——已累计投资超30家企业,不仅关注人类的康健,另有环境、地球的康健。

早已财富自由的龚虹嘉,更喜欢这样的投资,“产业自己是向善、造福人类的,手艺创新又具有无限的应用市场和想象空间。以是这些年,我们围绕各个方面的康健这一大主题,用手艺的提高作为驱动力主导投资了一系列项目。”

2014年,一家“土”味十足的公司——北京生物科技乐成吸引龚虹嘉的注重。这是一家从“残羹冷炙”中跑出来的隐形巨头。“残羹冷炙”的学名是餐厨废弃物,中国餐桌上吃得又油、又咸,往往会剩下一桌子菜,这是全天下最难处置的都会废弃物。已往这些垃圾的流向一样平常被用来喂猪,甚至经由加工运作成为地沟油重回餐桌。而嘉博文所做的,就是接纳这些餐厨废弃物并将其转化成有机的土壤调治剂。

最初,嘉博文的手艺并没有获得业内认可,甚至被相关部门认定是“伪科学”。随着众多乐成应用案例的泛起,才逐渐击碎外界对嘉博文的误解——这是现在唯一可以让杂草都不能生长的板结土壤在一年内快速被修复成为优质农田,种出优质的土壤调治剂。通过这一焦点手艺,嘉博文成为固废资源化领域第一个获得中国专利金奖的企业,也是唯逐一家获得国家级农田应用的餐厨废弃物处置企业。

六年前,龚虹嘉在嘉博文生死生死之际脱手,投资了这家濒临倒闭的企业。此前嘉博文的股东包罗天下著名投行高盛等,他们带着对生态农业的深刻明白,被嘉博文的手艺和工艺所吸引。但2015年以前,海内这方面基本看不到大规模应用的发作点。

那时嘉博文背后VC基金的存续期已到,但公司还没有IPO的可能性,公司被强制要求治理层赎回,不赎回就得整理。“我们是在这个时刻投进去的,厥后不停加大对这个项目的投入。不加大不行,没有资金推动,它生长不起来、也活不下来。”龚虹嘉坦言,自己从海康威视退出的资金,一部门投到了这个项目,“每年总得放一两个亿”。

他在这个项目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不仅由于意识到“土”的基个性意义,实在还藏了一点“私心”——为了投资中医药材。“已往由于我们的急功近利,导致日益严重的土壤污染及工业化莳植,海内的中药材品质正遭遇质疑,给整其中医药产业带来了近乎扑灭性的损坏。康健产物来自康健土壤,中药质量问题的破题之道就是土,不解决土壤、环境问题,整其中医药产业将面临伟大的危急。”

一边对积淀了中国数千年文化精髓的中医药产业发生粘稠兴趣,一边对改写人类运气的基因、干细胞等新兴医疗科技也不惜斥重金,龚虹嘉在已往几年相继投资了泛生子、、上海傲源、博雅辑因、美联泰科、天科雅等医疗领域着名企业。

其中,他对的投资格外受人关注。这是海内细胞存储的龙头企业之一,也是A股为数不多的以干细胞为主业的公司,早在1993年就在A股上市,号称中国较早开展“生命资源”存储的企业。

龚虹嘉与中源协和的交集,始于2017年底的一项并购。龚虹嘉入股前,中源协和一直试图将上海傲源旗下焦点资产傲锐东源纳入上市公司系统,但未能乐成。龚虹嘉介入后,快速帮中源协和完成了相关收购行为。深圳嘉道乐成投资企业(有限合资)在2017年11月8日与中源协和签署了转让条约,最终以9.6亿元的价钱,把上海傲源80%股权“打折”卖给了中源协和。生意完成后,嘉道乐成对中源协和的持股占比为10.21%。

但龚虹嘉并不知足于这些持股。2018年1月31日,彼时靠减持海康威视股票套现48.72亿元的龚虹嘉,继续增持中源协和3%-5%,之后甚至出任了中源协和董事长一职,并成为公司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在中源协和并购一事上,龚虹嘉又一次在危难之际“拔刀相助”,饰演起侠士角色,这是他一向的投资作风。而在这一系列结构后,龚虹嘉成为了中国新兴生物科技领域绕不外的“要害先生”。

“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短期的财政回报,已不在他的思量局限内

在外界的印象中,龚虹嘉的投资气概有些天马行空,这或许正是他的“敢”——敢投冷门、偏门。在龚虹嘉的人生哲学里,他始终信仰:水利万物而不争。投别人不看好的项目,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看似“忍让”,实则另辟蹊径。

短期的财政回报,已然不在他的思量局限内。“在我投的项目里,基本十年能有一个效果都算对照快的。”龚虹嘉说,他界说中的短和长、快和慢,与那些VC基金的尺度纷歧样。“坦率说,我可以去中国最优异的基金里做LP,他们都市迎接,从财政回报上来说这样固然会轻松许多,但既然我选择亲自来做,总得跟他们形成一个错配。”

土壤治理,没人愿意投,由于投入大、回报周期太长;干细胞产业、基因治疗等领域对照前沿、没有历史参照风险大,可龚虹嘉偏要投。

他以为,生态流域大治理可能是未来最大的生态项目,国家投入几万亿。好比长江流域的土壤治理,现在这一流域的土壤已经很贫瘠甚至重度污染了,把土壤治理好,未来的中国人就能吃上国产的好大米、好水果,否则在食物领域,高品质产物成了外洋的专利。

而干细胞、基因治疗这些偏向里的手艺突破,虽然现在缺乏乐成模式参照,但海内已经有许多的基金异常进取,他们验证了这些手艺行之有用,而且能够从中找到一个路径和赛道。“有些事情需要我们有想象力,然则若是你想得太好,产业链不完整、人才结构不完整、投资规模不够,那可能也出不了好效果。”

这是一个需要创新、需要去实验的事情。龚虹嘉同时弥补,“固然更主要的照样要有长周期、大投入的刻意和信心,我想用更长的时间,用更大的投入,来解决当前关乎咱们中国康健和土地生态的突出问题。这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或许正因这种执拗,他才得以搏回超千倍、万倍的回报。“我想了下,已往的人生当中,所投的那些公司涉及的手艺我都不是太懂。只管我对手艺细节不懂,但最终公司照样乐成了。”久而久之,龚虹嘉形成了自己一套怪异的设施:不从手艺细节去判断项目和团队,“实在投资自己不太懂、不确定性对照大的项目,恐惧和不安反而没有那么大。”

在这些已往冷门的领域,龚虹嘉判断一个首创人是否值得投资,主要会看对方是不是有激情、有梦想、够坚持,同时在自己的领域有足够的沉淀和积累。他时常自嘲自己是个“土八路”,当别人都在追捧“海龟”、“人脉”的时刻,他就敢投靠山“”的创业者。

超级LP龚虹嘉:

眼下,GP同质化严重

除了天使投资,龚虹嘉在圈内另有着另一个极具分量的身份——小我私人LP。

2014年,龚虹嘉开办深圳嘉道谷投资,以及团结开办嘉豪投资,之后频仍穿梭于创投圈兄弟们的各大阵营。在已往五年里,龚虹嘉通过两个平台成为近30家一线机构的LP。

其中,嘉道谷投资了红杉中国、IDG资源、、晨兴资源、、、梅花创投、、、等着名机构。而嘉豪基金对外投资的GP包罗、沸点资源、、、、GGV、愉悦资源、投资、、等。现在不少人民币基金募资,都希望见见龚虹嘉

在选择GP时,龚虹嘉亦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一是看差异基金治理人善于的偏向、已往投的案例、投资气概是不是与我的认知对照吻合;二是能够填补我自身不足,在我的认知之外、在我们团队能力界限之外,我又对照看好的基金。”然则相比前者,后者他反而会投得更多。

这里有一段插曲。昔时龚虹嘉介入确立海康威视不久后,仍在IDG资源任职的有一天找上门,示意看好这个项目。不外那时龚虹嘉手上还在设计着另一家公司,于是全力推荐给了章。最终,章苏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错过了海康威视。2016年,章苏阳正式从IDG资源退休,随后确立了火山石资源,龚虹嘉二话不说成为了其首期基金的LP,“一方面是信托他的投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抵偿一下。”

龚虹嘉透露,清科和嘉豪投资确立一只母基金“在清科这个平台上,可以异常直观地看到各家投资机构的特点,相互之间差其余优势,以及他们取得一些优异项目的泉源等等”。通过双方的互助,我们希望能够把资金加倍准确、周全地设置给海内专业的投资基金

“实在LP这种方式,更多饰演着一个纯粹的财政投资者的角色,以此来填补我们无论是团队照样自身在时间、精神、兴趣、兴趣上的一些局限和不足。”龚虹嘉注释说。

亲历了中国创投已往20年的起升沉伏,龚虹嘉有一点感受尤为深刻。在他看来,2015年前后中国冒出了许多风险投资基金,但人人的发展履历、对天下的认知都趋同,很容易造成热门集中,而热门的投资成本一提高,就算人人投对了,回报也异常有限。“现在海内风险投资环境,就像中国的土壤一样,是不平衡的,热门的器械一堆人在投,不热门的器械就少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