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体验了猫咖,发现并不挣钱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开一家猫咖赚钱吗?

三年前如果你把这个问题放在知乎上,那么下面的回答大多都会是肯定的。

如今,当初写这些回答的人开始犹豫了。高额的维护成本、消费者对于猫咪的新鲜感逐步下降,再加上疫情对于线下实体经济的冲击都让猫咖这门生意变得不再动听。

另一方面,人们对于“不就是养几只猫就好了嘛”的固化猫咖开店思维仍然根深蒂固,导致许多创业小白依旧梦想着靠开一家猫咖,来一夜翻身。

宠物经济持续火爆的局面下,猫咖究竟能否继续盈利,消费者还会否为猫主子们继续买账?

带着这样的好奇,奇偶派决定亲自去武汉的猫咖探寻一番。

我与猫主子们被迫营业的一晚

如今的猫咖,琳琅满目。

我们以街道口为中心定位进行搜索,就发现了十余家各具风格的猫咖店。有主打萌宠种类的萌宠屋;有日式寺庙风格的纯日式猫咖;还有主打猫咪主题咖啡的猫咖啡体验馆。

经过我和朋友一番详细的抉择,最终选择了马房山下的一处猫咖,它身处武昌三大商业中心街道口的核心深处,周边坐拥武汉理工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大学等多所名校,地理位置极佳。

我们选择了该店的双人撸猫套餐,两杯特色饮品加上一个二选一的逗猫小食,价格88.8元。

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我跟店家约在了晚上七点左右到店。

不同于部分猫咖把选址定在繁华商圈的写字楼内,这家猫咖正位于人潮汹涌的临街拐角。

从外面看,猫咖的空间并不算特别大,但是两层的设计,让猫咪的空间与其他区域分割开来,能让顾客有更好的体验。

进门前,我幻想着打开门几只好客的主子迎面向我扑来的场景,顺便思索了一下,应该如何反应才不会显得自己没来过几次猫咖。

令人有些失望的是,上楼推开门,并没有打工仔迎接我这个客人。整个店里,十几只猫咪,不是以各种奇妙的姿势昏睡,就是端庄的坐着思考喵生,还有个别猫咪自顾自的享用晚餐。

当猫真好啊!不禁感叹,就算受尽“996”的工作折磨,也还能公然在公司上班摸鱼。

除了不太敬业的打工仔们,店里整体的环境还算差强人意。日式的装修风格、配上数十个坐垫和圆桌,随处可见的猫插画。已然一副1984年日本漫画家小林诚的连载漫画中所描绘的“猫的吃茶店”的场景。

找了个视角不错的位置坐下,店员小姐姐主动走上前来跟我们打招呼,向我们介绍每只猫主子的名字,还特意嘱咐我们那只套着伊丽莎白圈的名叫伊布的布偶最近脾气不好,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她是失恋了嘛”朋友打趣道。朋友继续问店员小姐姐是不是对每只猫的名字都能脱口而出,小姐姐说猫咖的运营不需要特别多的人力投入,所以一个星期有六天她都会在这里陪着这些猫主子们,顺便监督他们卖力打工。

不一会儿,我们点的饮品和送的猫粮送了上来,我选了一杯卡布朋友选了一杯冰柠翡翠冷。从咖啡店的饮品口感上来讲,这家猫咖算是比较中规中矩,毕竟很少会有猫咖会把重心放在饮品上。

因为朋友第一次来猫咖,所以他很急迫的拿着手中的逗猫鸡胸肉四处寻觅投食目标。令人惊讶的是,多数猫咪都选择了无视。

经过朋友的几番尝试,我发现这里的大部分猫咪不仅都不饿,还会公然拒绝我们的抱抱,除了慵懒的睡姿和一双双卡姿兰大眼睛,这群打工仔们也算是上班摸鱼的典范了。

店员小姐姐看到不知所措的我俩,上前解释到,由于学生放假的缘故,目前店内顾客期一般在下午两点到五点之间。并且周末与工作日顾客人数差距不大,所以猫咪们晚上都会比较疲惫,自然积极性也不高。

“也许这就是被迫营业吧。”

就这样在之后的一个小时,我与店里的猫主子们开始相互敷衍,打工仔们负责给我展示各种糊弄的表情,而我负责拍照记录下一个个不情愿的小表情。

并且最后强迫了一只猫咖馆中最“弱小”的一只名叫小豹的美短与我合照一番。

“这只金渐层真的好治愈啊,我能把她偷走嘛”,临走的时候听到旁边的一个小妹妹兴奋地跟她同学说道。

猫咪经济学

养一只猫费劲嘛?

先说愉快轻松的一面。有一只外表呆萌可爱又粘人的猫主子会在你下班回家的时候向你扑来;会在你吃饭时候试图分享你的食物;会在你洗澡的时候守在门外查看你是否安全;也会在你睡眼朦胧翻身之时拥入你的怀中。

是不是感觉场面十分温馨?先别急,还有让你心烦劳累的一面。

身边多位养猫自身人士表示:“养了一只猫,就真的是养了个祖宗。”在猫咪领进门之前,你需要提前买好猫砂盆、猫砂、猫粮、猫罐头、猫咪专用干饭工具、逗猫棒,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在这之后,你需要带着你家主人去宠物医院办理疫苗套餐(幼猫需要三针免疫加一针狂犬);猫咪病了还要带去医院打针挂水;时不时带着它宠物中心美个容、洗个澡。

最令人崩溃的是,当你在外奔波了一天,满身疲倦回到家中,迎接你的不只是家中的那只祖宗,还有“香味扑鼻”的猫屎。

说到这里,已经有一部分害怕麻烦的爱猫人士打消了养猫的念头。

在2018年之前,上述这部分人群只能将他们的爱猫之心暂时收起,从偶尔路过的宠物店瞟一眼那触不可及的萌宠们,又或是从手机电脑中看到猫主子们的卖萌秀。

然而1998年之后,也许你只需要花费一顿午饭钱,就能全方位近距离接触到心仪的萌猫,亲自上手rua上一把,还不需要费尽心血去照顾这些难养的主子们。

随着宠物行业崛起,带着这样的宣传理念,猫咖应运而生。猫咖这个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将猫咪和咖啡馆融合,创造一种全新的消费场景。

根据资料显示,猫咖最早起源于日本和中国台北。

1998年,台北士林开设的“小猫花园”被视为台湾乃至全世界的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猫咖啡馆。

随后,猫咖文化迅速在日本得到了传播。2005年成立的“猫之店”,成为东京第一批诞生的猫咪咖啡馆,深受当地日本居民的喜爱。

因为当时日本绝大部分公寓和出租房都明文规定,不允许养宠物,猫咖馆的出现给了日本人释放内心压力的场所。

在2015年,日本国内开始用“猫咪经济学”来形容猫咪及其相关产品对于日本经济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数据显示,也正是在这一年,猫咪经济为日本贡献了超过2.3万亿日元之多的GDP,占到当年日本GDP总量的0.44%。

与此同时,猫咪的神奇开始蔓延至美国欧洲等地方。2014年美国英国先后开设了第一家猫咪咖啡馆,成功吸引了投资者们的目光。

而在中国,2011年广州也出现了第一家猫咪主题的咖啡馆。

近年来随着宠物经济的不断强大,猫咪相关产品的热度也不断上升,聚集了一批忠实的猫咪消费者。

据统计,目前国内已有超过3000家猫咖相关企业,“撸猫”红利不可谓不大。

手捧一杯暖手的咖啡,依偎在沙发旁,吹着暖呼呼的热风,照进窗户的是冬日温暖的阳光,身旁陪伴的是一只正在昏睡的猫咪。

这样的冬日治愈场景,曾是多少爱猫人士的梦寐以求。而猫咖的出现让许多人不需要养一只猫也能够拥有这番温馨的场景。

很显然,猫咖刚出现时的火爆,与它恰好击中了当代人的心灵需求不无关系。

咖啡的作用是使人褪去疲态,缓解疲劳,而猫咪能够缓解人们紧抑郁的情绪。

这一点也得到了科学的证实,亲手抚摸猫狗的人,皮质醇(压力激素)水平会明显降低。代表猫主子们的确能够帮助精神高度紧张的人们,降低压力。

猫咪与咖啡的结合,正是当代打工人释放压力的绝佳场所。

相比其他宠物,猫咪与咖啡馆有着更高的契合度,优雅安静的环境配上十几只高冷端庄的猫主子,让那些刚刚还饱受工作折磨的年轻人,下一秒便忘掉了痛苦。

猫咖赚钱吗?

令人遗憾的是,国内猫咖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而创新理念逐渐消失。

消费者们似乎对同质化的猫咖也越来越不买账。超越普通咖啡店的运营难度、胃口越来越难被满足的消费者,令猫主子们的打工之路走的举步维艰。

疫情的出现,增添了人们的焦虑感。不过这种情绪好像更难在猫咖得到缓解了,消费者对于病毒传染风险的认知以及当地强有力的政策管控,都让猫咖的盈利充满着不确定性。

其实,疫情这类客观因素的对于猫咖的影响都还只是次要。归根结底,消费者有时限的新鲜感才是猫咖萎靡不振的真正元凶。

宠物体验商业模式作为体验经济的前端代表,能够吸引消费者的眼球才是关键。作为出现最早的猫咖,审美疲劳的问题不可避免。

这也给了其他萌宠们表现的机会,跟随猫咖步伐最紧的便是人们熟知的“狗咖”。

狗狗作为公认的人类最忠诚的伙伴,这样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也预示着狗咖是最有可能追随猫咖步伐出现的宠物体验形式。

当然与猫咖高度同质化的狗咖,同时还面临着更高的宠物维护成本,狗狗是典型的社交型动物,管理难度更大。

同时,为了满足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不断更迭的审美。越来越多猎奇的宠物被当作商品供顾客体验。

近两年来各式各样的宠物体验馆,如雨后春笋一般活跃在各大城市当中。

猪羊兔熊鼠,百花齐放。鸭咖便是这类新兴模式的代表作,长相呆萌的柯尓鸭能够获得更多小朋友和女孩们的喜爱,目前已在包括武汉、成都等城市有了自己的门店。

更有门店搞起了室内动物园,猫狗不再是商家的宠儿,取而代之的是,柯尔鸭、小香猪、小浣熊等“异宠”。

这类异宠馆摈弃了传统猫咖狗咖馆以“咖”为重点的商业模式,把更多的中心放在了宠物身上。在吸引了更多消费者的同时,也让选择创业的年轻人看到了自己开设宠物咖啡馆的可能性。

奇偶派以运作模式最为成熟的猫咖为例。

时间回到奇偶派光临武汉某猫咖的那个夜晚,我和朋友大概在这家猫咖待了一个半小时,期间只来了三个学生模样的顾客,店内客人也非常少,只有七八个人的样子。

于是快离开的时候,我不禁向店员小姐姐发出了我的“灵魂拷问”——开猫咖赚钱嘛?

小姐姐对我苦笑道:“我们这边每个月不亏已经算赚了。”

她接着跟我分析了一番,在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时期,每天到店的顾客只有十几单。随着周边高校学生的回归,目前一天的客流量已经恢复到40单左右,并且经常有回头客产生。

由于美团与均有套餐活动,加上顾客一般都是结伴出行,平均客单价可以达到70到80元的水平。尽管毛利很高,但是仍然难以确保每月实现盈利。

奇偶派通过总结发现,宠物体验馆的经营成本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房租水电、宠物维护成本、餐饮成本。

房租的高低与与场馆选址有着直接的关系,知乎上经常有网友强调选址对于宠物体验馆的重要性。

奇偶派探访发现武汉街道口这边的11家猫咖,有8家猫咖将选址定为了周边写字楼内,享受较低租金的同时也面临着流量欠缺的烦恼。

而有2家猫咖将选址定为了街道口次级商圈未来城的临街商铺,这里是武汉理工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以及武汉大学的交汇处,学生群体聚集,流量巨大同时商铺稀少且租金昂贵。

这也解释了为何这家猫咖能够有着较高客流量的同时还无法确保盈利。

除开租金水电员工工资等较为固定的成本,餐饮原材料以及猫咪维护成本,也不可忽视。据这家猫咖店长介绍,饮品制作成本对于猫咖馆的盈利影响较小,而猫咪的维护成本则充满着不确定性。

猫咪日常生活起居,需要用到的猫粮、猫砂等用品,用来净化空气,降低猫咪掉毛对顾客体验感降低的空气净化器以及日常打扫等,会耗费大量支出。

除此之外,最令人头疼的,是猫咪与顾客互动中可能导致的意外事故。

据猫咖店长介绍,店内时不时会有猫咪抓伤顾客的现象发生。尽管已经给每一只猫咪注射了完备的疫苗,依然会有一些顾客要求索赔,尤其是小孩子被抓伤后回到家中,不了解情况的家长往往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高冷的猫咪都难保不会发生意外,对于天性好玩的狗狗甚至其他异宠的管理就更是困难。而这种宠物带来的不可控因素,往往会加大宠物体验馆的运营成本,这其中还未计算精贵的宠儿们的各项防疫和医疗成本。

对于运营成本的控制尚且困难,提高营收就更加举步维艰。用甜美呆萌的猫主子们吸引消费者进门消费,是猫咖的最大优势,同时也是一大劣势。

奇偶派采访身边爱去猫咖店的朋友发现,顾客在猫咖店的停留时间与瑞幸、奈雪、喜茶等纯饮品咖啡店的相比,要高上不少,有些顾客甚至愿意呆上一天。

吸猫、撸猫提高了店面流量的同时,也限制了翻台率(餐饮门店最为重要的盈利指标之一)的提升。

而猫咖店另一大营收难题在于,盈利模式的过于单一。

以奇偶派亲自体验的这家猫咖为例,店内除了消费咖啡附赠撸猫项目(有些猫咖以收取撸宠门票的形式)的盈利方式之外,几乎不存在任何其他收益。而店内唯一的宠物用品批发广告,据店员小姐姐介绍,也是总部门店统一管理,分给分店的收益微乎其微。

成本与营收方面的种种障碍,也让开一家猫咖狗咖甚至是异宠体验馆的想法别的不再美好。目前看来,以猫咖为代表的宠物体验馆,似乎并没有像宠物用品以及宠物医院行业那样充分享受到2021年持续火爆的宠物经济所带来的红利。

前段时间某地还传出“猫咖馆老板跑路,猫咪被锁店内,断水断粮”这样骇人听闻的新闻。也许不久的将来,更多猫主子们也要面临失业的烦恼。

写在最后

但是,猫咖馆真的四面楚歌了吗?

至少在这家猫咖的店员小姐姐眼中,还不至于让人绝望。她向奇偶派透露了她心中的猫咖经营逻辑——“以猫为中心,提高顾客体验,吸引更多回头客”。

诚然,宠物经济乃至猫咪经济依然火爆,唱衰猫咖为时尚早。城市高速发展的同时制造了更多的焦虑与烦恼,也会催生更多“猫咖”。

治愈心灵的猫主子们,永远有一个被人需要的理由。

只不过,宠物体验模式真的需要转型了,当更多人开始选择“云撸宠”、“云吸猫”时,猫咖也需要“蹭”一波互联网的热度了。

例如,利用线上流量,在抖音、微博上向更潜在多消费者们,展示猫咪们萌宠可爱以及撸猫的无穷乐趣,来达到线上为线下引流的效果。

“给萌宠们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些网友这样呼吁到。

于是有网友留言调侃,“让猫咪表演在线热舞”;“让猫咪表演胸口碎大石”。

看来,没点才艺的猫主子们,离下岗真的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