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业在回归本源中充盈能量

  • 资管业在回归本源中充盈能量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投资项目
摘要

在过渡期平稳结束后,资管新规从今年起开始推行。从落地到推行3年多的时间里,这一被业内觉得涉及面最广、需要最严的资管新规不只使监管标准走向统一,更重塑了资管市场的格局,督促行业回归本源,防范解决影子银行等风险,并引领着将来资产管理的前行方向,

在过渡期平稳结束后,资管新规从今年起开始推行。从落地到推行3年多的时间里,这一被业内觉得涉及面最广、需要最严的资管新规不只使监管标准走向统一,更重塑了资管市场的格局,督促行业回归本源,防范解决影子银行等风险,并引领着将来资产管理的前行方向,最后将在服务实体经济、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要等方面起到要紧用途。

行业过渡平稳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保本投资理财、不合规短期理财项目达成清零,绝大多数银行如期完成投资理财存量整改任务,尤其是中小银行已按时完成整改工作;保险资管商品基本达成净值化转型,商品投资运作进一步规范;筹资类信托占比不断降低,通道业务大幅压降,不合规信托项目累计压降超80%。

在2018年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建议》发布之前,2017年底,国内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规模达到百万亿元,涉及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等多类机构海量商品,规模庞大,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资管新规落地之前,对于那些难以从资本市场公开募筹资金或从银行获得贷款本钱较高、甚至难以获得资金的企业而言,资管业务为他们提供了新的筹资途径,但也推高了企业筹资本钱。为了避免日趋严格的监管,不少资管商品的买卖结构存在多层嵌套,拉长了资管业务链条,这类都抬高了企业筹资本钱。

在资管新规落地后,证券资产管理业务专家魏星指出,因为监管标准不同,资管行业在迅速进步过程中暴露出很多乱象。乱象突出表现为商品多层嵌套,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投资急剧膨胀,刚性兑付常见存在,“非标+刚兑”使资管业务演化为一个规模巨大、监管缺失的影子银行,致使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资产虚增虚胖,背离了进步直接筹资的初衷。

在此背景下,资管新规发布推行,针对影子银行的产生根源及种种乱象精准施策,根据商品种类而非机构种类统一监管标准,严格规范资管商品投资非标,坚决打破刚性兑付,规范资金池,达成对影子银行的“精准拆弹”。同时,考虑到整改的实质状况,从刚开始就为资管新规设置了至2020年底的较长过渡期。

2020年,在综合考虑疫情冲击、宏观环境、市场影响、实体经济筹资等原因后,人民银行等六部门决定,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1年至2021年底。过渡期延长大大降低了整改给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带来的波动。截至2021年底,银行业保险业基本完成资管业务过渡期整改任务,整体符合预期。

风险悉数出清

解决资管业务中的高杠杆和影子银行风险,是防范解决重大金融风险的要紧一环。

在3年多的过渡期里,资管行业在加快商品转型升级节奏的同时,风险因子也悉数出清。从杠杆率来看,资管商品的投资杠杆得到明显降低,统计显示,银行理财项目平均杠杆率较2018年减少了约2个百分点,信托商品计划杠杆率降低1.32个百分点。

同期,影子银行规模明显降低,较历史峰值压降了约20万亿元。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信托业受推广托管理的信托资产余额为20.44万亿元,较2017年四季度峰值降低约22%。目前投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规模较2017年末的高点4.11万亿元已压缩过半,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投向金融机构的资金信托余额为1.90万亿元。

国内市场掌握理事、经济学教授张锐觉得,表外业务的外延暴力经营年代已成过去,精细化内涵运作年代已经到来。因为各种嵌套通道的关闭、杠杆率的统1、刚兑承诺的彻底打破,资管机构再也不可能通过投资非标资产等增加收益,达到以钱炒钱的目的,取而代之的是市场角逐的透明化与激烈化。

如从理财项目的变化来看,净值型商品的比率在不断攀升。银行业投资理财登记推广托管中心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投资理财市场数据显示,净值型商品规模稳步上升,占比达86.56%,较前一年同期提升了26.08个百分点。

整装再出发

伴随国内进入新进步阶段,资管行业也步入提质升级的新阶段。在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行业将整装再出发。

资管行业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密切,更与居民财富管理需要息息有关。银保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末,银行保险机构资管商品直接配置到实体经济的资金近40万亿元,约占同期社会筹资规模存量的13%;投资理财、保险资管、信托资金通过直接或间接方法,投资股票、债券规模超越27万亿元,为资本市场提供了长期稳定的资金出处。截至2021年末,存续银行理财项目达3.63万只,全年为投资者创造收益近1万亿元。

这意味着资管新规正式推行后,资管行业改革仍需加快节奏。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表示,继续推进银行业保险业资管业务改革向纵深推进,具体举措包含加快进步专业化、特点化的机构队伍;坚持严监管、强监管不动摇;打造好的营商环境。

截至现在,已有29家投资理财公司获批筹办,23家开始营业运营,保险资管公司达33家。曹宇强调,将继续坚持“成熟一家、批准一家”的原则,稳步推进投资理财公司和保险资管公司批设工作,做好已开始营业机构的运行评估,积极探索中小银行设立投资理财企业的模式路径,落实扩大对外开放和引进外资政策,建设各展所长、有机合作、同生共存的生态体系。

业内专家觉得,差异化角逐将是资管行业下面进步的趋势。张锐指出,资管新规将对将来资管市场释放更大的重塑与再造能量。资管机构回归主业,聚焦“专而特”,既要充分借助资源禀赋优势进行深耕,也要针对不同顾客群体加大商品精准定制与个性化设计,拓展差异化角逐。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实行院长巴曙松在《2021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进步报告》中提出,在资管新规的早期过渡阶段,部分资管机构偏好使用跟随策略,即察看市场上有哪类商品较受青睐,或哪类展业模式性价比较高,便对其进行模仿并大规模地铺开。相同种类型资管机构之间“同质化”的角逐现象并不少见。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跟随或者模仿策略的有效性势必会大优惠扣。基于不同资管机构拥有的不一样的资源禀赋和能力边界,资管机构间“差异化”角逐的格局将渐渐成形。各类资管机构在进步过程中需要厘清自己的能力边界所在,认真选择符合自己的策略定位;只须能在合适的赛道上创造出角逐优势,就能获得广阔的市场空间。(经济日报记者 陈果静 陆 敏)